Top
首页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疫情期男子返回西安在单位宿舍病逝 算不算工伤引争议

要闻 现代快报 作者:徐梦云 2020-03-25 14:44:39
[摘要]据刘君介绍,3月7日,公司第一次和家属就后续事宜进行沟通,当时公司表示很痛心,一定积极报工伤。但在之后的几次交谈中,公司却没有提工伤。

  现代快报讯(记者 徐梦云)2 月初,刘君(化名)父亲返回西安单位值班,之后和家人一直保持着联系。3 月 5 日,刘君发现联系不上父亲,当晚便赶往西安,看到的却是倒在血泊中的父亲。

  刘君和家人希望父亲的公司可以认定父亲的去世是工伤。3 月 23 日,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公司方面表示,这件事仍在协商中。

  事件:员工宿舍内父亲倒在血泊中

  3 月 5 日下午,刘君发在家庭群里的一条消息,一直没有得到父亲的回应。而刘君和父亲上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 3 月 1 日,之后的几天,父亲都没有消息。因为疫情,刘君的父亲 2 月 2 日返回原工作单位值班,没有和家人在一起。

  出于警觉,刘君报了警,并连夜从上海赶往父亲工作所在地西安西咸新区。

  3月23日,刘君告诉代快报记者,父亲刘文(化名)今年 56 岁,在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工作 36 年了。2 月 2 日,父亲接到了单位通知,疫情期间党员要回单位值班。当天晚上父亲就赶到了西安,第二天开始值班。

  刘君介绍:"父亲的工作主要是现场配合施工人员进行勘测设计和现场值班,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会及时处理。"

  他回忆,3月5日下午6点多,母亲接到了父亲单位的电话,询问父亲是不是回家了,四天没有来上班。母亲说没有回家,并嘱咐单位的人去寻找父亲。

  父亲居住的员工宿舍就在单位对面,平时是三个人住,但值班这段时间只有父亲一人在。

  3 月 5 日夜里 11 点多,刚下飞机的刘君接到了西咸新区公安局沛东新城分局沣泾大道派出所的电话,让他前往父亲单位的宿舍。

  "卫生间、卧室都是血,人就倒在血泊里。"他回忆当时看到父亲的场景。

  之后警方对现场作了初步判断,在征求刘君意见之后便将父亲的遗体带走了。

  疑问:为何父亲失联 4 天单位没有发现

  3 月 10 日,刘君渐渐恢复平静,他打开了从警方那里拿回的父亲手机。

  "晚去二十分钟,不好意思了。" 3 月 2 日上午 8 点 20 分,刘文在工作群中发了一条消息。

  "赵总:我病了,我十点到。" 7 分钟后,刘文在工作群中发了第二条消息。

  8 点 54 分,刘文给领导发了消息,"十点十分到。"

  9 点 07 分,刘文又说,"我在拉肚子,我十一点到。"

  半小时后,领导回复"好的"。

  1.jpg

  △刘文向领导请假的聊天记录

  刘君告诉记者,这是父亲和公司交流的最后信息。

  根据从父亲手机看到返岗工作信息,父亲在第二组返岗名单中。

  该返岗名单最后写道,"项目部 2 月 10 日以后实行错峰返岗,并将每日人员情况及体温等信息报送技术部备案检查,每日下班前将当日完成工作形成工作日报报技术部。"

  2.jpg

  △公司返岗安排信息表

  除此之外,刘君在工作群中还发现了一条核酸检测信息。

  2 月 29 日日下午四点,群内信息显示,"常驻人员今天都必须完成核酸检测,检测结果是要报到管委会的,请不要延误。"

  刘君告诉记者,核酸检测结果中并没有父亲的名字。"针对这个问题,我们问了公司,公司说 3 月 3 日还有一批。这让我们很气愤,3 号我父亲已经失联了,如果没做的话,怎么公司也没发现人没到。"

  在刘君提供的"西咸项目部用餐群"截图中,记者看到 3 月 2 日群内还在讨论检测事宜。

  协商:希望可以给父亲定工伤

  虽然距离父亲去世已经有十几天时间了,但是刘君和家人仍在西安,他们在等一个说法。

  据刘君介绍,3 月 7 日,公司第一次和家属就后续事宜进行沟通,当时公司表示很痛心,一定积极报工伤。但在之后的几次交谈中,公司却没有提工伤。在给家属看的一份草拟讣告中写的是"因病逝世"。对此,家属并不认可。

  刘君告诉记者:"希望公司在写讣告的时候给出父亲工伤身亡的定性,并对抚恤金给出具体的说法。"

  但家属的诉求经过和公司的多次协商并未达成一致。

  3.jpg

  刘君给代快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告知书》,落款时间为 3 月 20 日,《告知书》上显示:"就逝后相关死亡性质和抚恤待遇问题同家属进行了多次商谈,在屡次解释相关政策、商谈无果,双方仍存在较大分歧,就有关事项告知如下 …… "

  首先,"根据《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工伤由企业所在地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企业无权自行认定。"

  其次,"根据《工伤保险条例》有关工伤认定申请规定,工伤认定申请的主体为职工所在单位或职工近亲属。"

  此外,该公告书显示," 3 月 2 日刘文属项目部安排到岗人员,但由于其个人原因未到岗,3 日、4 日、5 日不属于到岗值班人员。"

  为了弄清楚父亲的死因,刘君和家人决定对父亲的遗体进行解剖。目前,解剖结果暂未出来,刘君称,从法医处获知,父亲可能死于内脏大出血,因发现时已超过死亡时间 24 小时,所以很难判断具体的死亡时间。

  公司:事情正在进一步沟通中

  3 月 23 日,现代快报记者多次致电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宣传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事情正在进一步协商中。

  随后,该工作人员给了办公室一位高姓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对于能不能定性工伤,该工作人员表示认定工伤有先决条件,工作时间工作地点。3 月 2 日他请假了,这个是有记录的。

  另外,他表示疫情期间对员工宿舍的打扫是一星期一次,刚好那几天没人打扫。

  疫情期间需要报备员工体温信息,为何单位也没有发现父亲失联呢?对于家属这一疑问,该工作人员表示在疫情前期是需要报备的,但是在 2 月 10 号正式复工了,就不需要了。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胡泽鹏

相关热词搜索: 疫情 病逝 工伤

上一篇:高大上!西安市第七十九中学等三所学校正在提升颜值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